不吃拉郎!!!不吃!!!
玩游戏加好友
steam AnnD Psn Ann acid
 

Trick-or-Treat!

🎃

乔叶叶。:




  *Superbat无差,万圣节短篇一发完。OOC归我,超和蝙是大家的。


  *感谢安基酸太太的精美创作和慷慨授权。 @一个安基酸 


  *原博链接:http://weibo.com/FFFAnn?from=feed&loc=nickname#!/FFFAnn?from=feed&loc=nickname&is_all=1


      *原图链接:http://photo.weibo.com/2714856761/wbphotos/large/mid/4035284251149935/pid/a1d16d39jw1f9733f4lifj20ia1gr0yp


      *借花献佛,送给我的美少年叶祈 @bwhd 


      *闪电侠的万圣节变装灵感来自 @一只叫蛋卷的柴犬 


  那台老旧的座钟敲了第八下,像奖励自己长久以来的辛勤劳动一样,如果座钟也会抻懒腰的话——细微的吱嘎声响过后,小小的房子又只剩下悉悉索索的动静,似乎有什么人正在翻找东西。




  玛莎由远及近地走入画面,原本,取景器里只能看见她的拖鞋,现在那件棕色的毛衣外套也也终于从黑暗中被解救出来,镜头往上抬了抬,对焦框兴高采烈地锁定,一切由虚转实。她揭开提篮的盖子,从那一捧有点褪色的玩具里捡出需要的小装饰,用手指捏住那个塑料的螺钉,递在镜头下面,小幅度地转了转,好让以后所有欣赏这段影像的人都能看清螺帽上那个酷酷的笑脸。




  “这是我儿子八岁那年的杰作,”玛莎眼角的纹路似乎更深了,她仔细地用湿毛巾抹去灰尘,清了清嗓,语气更加轻快,“他说,他用记号笔封印了他的大龙。”




  “妈,你可以笑的。”镜头外的声音有点无奈。




  “不,”她把目光从那个小玩具上移开,盯着那声音的主人,“我为你感到担忧,我的好小伙能单手举起拖拉机,却还要拜托他妈妈把自己化成弗兰肯斯坦。”*




  “谢谢了,妈,你的技术可是全世界独一家的。”她走得更近,掺着银丝的长发一扫而过,屏幕里的景象开始转圈,克拉克把DV放在桌上,镜头对着自己,然后双手搭上膝盖,等着玛莎把那个螺钉别在卷毛里,就可以出门聚会。这可是他最骄傲的一身装扮,现在体型更壮实,也能撑起那件有点紧绷绷的、打着补丁的T恤,而不是拜托玛莎画上肌肉纹路,当然,母星生物技术带给他的那套制服也是他的骄傲。小时候他就在想,如果镇上肯给节日最酷装扮颁奖,这一身赢来的足够装满那辆拖拉机,然后再举起来。当然,只是想想,就算没那一车奖牌,高中舞会前过得也足够开心。




  “这个可能没那么......”




  镜头里的克拉克应声望向她,没等玛莎说完就明白过来,嘴角向后一拉一挑,尖尖的虎牙露了头,显眼地支在下唇上,咧出的笑容透着点狡黠。他立刻左右晃起头来,似乎还踩着心里默念的拍子,没一会儿就把头饰给抖掉了,然后,男孩儿接住它,邀功似的双手捧着,递了过去。




  “牢固。”肯特太太叹了口气。




  DV被重新拿起,它跟着克拉克一起向玛莎告别,堪萨斯的深秋没有想象中那么冷,事实上不管什么时候,这里总会是暖洋洋的。拍摄伊始还有点颠簸,以至于那些原本可以被写进储存芯片的南瓜灯们都晃成了模糊的影子,于是它抗议,气哼哼地在屏幕上训教:“请勿剧烈震荡。”




  那显然是有效的,画面的移动变得平滑而顺畅,俯视田间的麦梗,俯视树杈里的小动物,俯视由灯光串起的小镇,像是被吊在热气球底下,缓慢爬升,也许落下的时候就能抵达奥兹国。




  但是它没有,强光闪过,迎接它的不是悲情NPC东方女巫,而是......幽灵和大眼仔?




  “来无影去无踪!”两人凑近镜头,闪电侠顶着白色的布料,在通道口自报家门似的吆喝,但那身显然限制了他灵活的走位。而绿灯侠就要轻松得多,只需要想出个点子,灯戒就能帮他扮成大眼仔,他弹了弹指尖,浮在他头顶那只大眼睛眨了眨,略显惊悚地长出一只透明的手,和闪电侠的右手一起递过来。




  “不给糖就捣蛋!”难得一见的异口同声。




  镜头一转,两位早已经兜着搜刮来的大把糖果闪出屏幕,和更年轻一点的终结者钢骨还有巫妖沙赞,比拼那些糖果的数量去了。它继续前推,越过热闹的人堆,在不曾停止观测的操控台边找到了新大陆。




  “这位是伯爵先生,他一定为我准备了糖果。”克拉克绕到镜头前,自信满满地对着DV比个拇指,然后又把它放在一边的桌子上。




  弗兰肯斯坦悄无声息地浮空,飘着凑近,从吸血鬼伯爵的立领边上探出头,他正喝着一杯红色的液体,哦,蔓越莓汁,克拉克抽抽鼻子,真是准备充分。今夜,犯罪分子们商量好了似的窝在家里一动不动,布鲁斯对着的屏幕也只是在播放一些无关痛痒的新闻,那名唯一的观众只是习惯性地保持警惕的状态,没什么报道能让他推演出邪恶势力的蛛丝马迹,只能告诉他纳斯达克又在猛跌。




  “不给糖就捣蛋——”克拉克试探着碰碰那尊中世纪雕塑,而后伸出手,手指挨个弯了弯,迎着蝙蝠伯爵的目光,又做了一遍这个充满暗示意味的动作,讨要每个男孩在这个节日都该得到的小小甜头。“糖!”




  神奇女侠顶着女巫帽,想找个扫把,这样就可以合法飞行,路过中控台的时候被一点亮光吸引。DV仍然在录制,她看了看屏幕,抬头望向不远处,那些细碎的低语传不到她的耳边,只能看见服帖地趴在后颈上的卷毛,和半埋在柔软发丝里的白手套,屏幕的光线慢慢暗下去,那只白手套扎在她的视野里,一遍又一遍抚摸头发中间支棱着的耳朵。




  啊,小情侣。




  管他呢,我要合法飞行。




  “满意了?”布鲁斯撤开一些,手也收回斗篷里,依旧维持波澜不惊的语调,尖牙藏进唇瓣之后,克拉克不知道那是什么材质,但还挺锋利的,硌得有点疼。




  “嗯哼——”那柔软的触感还留在鼻尖和脸颊上,但又因为时间流逝不可避免地变轻变淡,为确认自己的伯爵不是发生过肢体接触就会消失的某种特殊存在,连讲一讲螺钉里的传奇飞龙的时间都没给自己留,克拉克直接伸开双臂,结结实实地抱住他,正巧搭在布鲁斯肩后的手指还不老实,在那块地盘上画了个小小的心。




  操控台进入待机模式,屏幕的灯光完全暗了下去,两人的轮廓没进阴影,只有那台坚强的DV还强撑着,对,坚持就是胜利。




  终于,在电量耗尽前,白手套探了出来,以同样的力道回抱他,还顺路接住了掉下来的飞龙封印。




  另外四个可能是终于查完了糖果的数目,胜利者的欢呼都快把瞭望塔震碎了,克拉克抬起头,又是那副“我最酷”的骄傲表情。




  “我才是赢家。”




  视频就在这儿结束了。




  *=出自新52 动作漫画#18 刊后小故事:久别重逢。


  

 
评论
 
热度(91)
© 安基酸|Powered by LOFTER